rebelv

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

前同事问我怎么样了?感觉心情一下从磕文的嗨down下来 大喜大悲有点过度。。。明天 还是用力生活吧

[朱白]我喜欢的宠物主播和游戏主播真的恋爱了?

我一个人怎样都好 看他一眼就能活 和我在一起 护不住他怎么办

沧和:

RPS预警
看标题知人设系列
来自 @晚柏孤舟 的点梗
可能跟你要的感觉有一点点出入,先对不起😂
一发完



“好好好,不怂,我们不怂。”


“嘿!你没看见对面火力正猛着吗?我这时候冲上去就是找死。苟着,先苟着。”


“我说的吧,做人嘛,不能急于求成,吃鸡成功!那今天就先这样,我们明天再见啊。”


白宇关了摄像头,拿下头顶的耳机,关闭直播和游戏界面,躺倒在椅子上长呼一口气。咸鱼一般躺尸了几分钟,突然一个鲤鱼打挺,腾得站起来。同手同脚就拉开椅子往衣柜边走,明天晚上有一个家庭聚会。


拉开柜门,白宇在自己那些个长袖卫衣,T恤短裤里翻了半天,好不容易找出件丝绸的白衬衫,哦,还顺带翻出条白色紧身裤。


这什么时候买的?


他拿着衣服撇了撇嘴,没想出来,干脆一股脑扔到床上,拍了拍手就去厕所清理他许久没刮的胡子。


作为一个闲职挂名程序员,白宇觉得自己倒更像一个正职游戏主播。一个月的收入几乎都是平台给的。这就直接导致他社交频率迅速下跌,三天不出门是小事,一个礼拜为正常。这胡子,也是想到才刮。不过他直播间的那些个小姑娘都可喜欢他胡子了,说什么?玫瑰花刺?


白宇走神了一瞬,老式剃须刀就在下巴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。


“啧。”


看来什么事情都有会生疏的可能。


倒腾好自己的花刺,白宇满意得摸了摸下巴,冲着镜子咧嘴一笑。真是个大帅哥。


走出卫生间,转去厨房烧了壶水,等水开时,白宇就靠在柜台边拿出手机,日常打开那个人的直播间。


那个人的ID简单明了,就叫一条龙。但和他霸气的ID不符,他的直播间,是宠物直播间。而且和其他萌宠直播间不一样,他养的,是蚂蚁。


可人和人就是不同,这位龙哥就算是养蚂蚁,粉丝数也蹭蹭得往上飞涨。


要问为什么?


白宇看着屏幕里爬来爬去的蚂蚁,手指一抖,就想起他保存在相册里的那张照片。


照片里的男人眉如远黛,眼眸低垂,长长的睫毛投射出一小片阴影。挺直的鼻梁下,不算厚实的红唇微微抿起。


那是有一次龙哥调整摄像头的时候不小心,直播间里的妹子眼尖截屏的。


之后迅速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传播,白宇想到那些个人给起的外号就想笑。蚂蚁王子,什么鬼称呼?


可白宇不是那些看了脸才成为粉丝中的一员。虽然也可以说是在看见脸后才关注的,但出发点却完全不一样。


因为这个长得太过好看的人,是他发小,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。


哥们大学出了国,兜兜转转,联系终于还是在大西洋中间沉了底。


[啊啊啊啊啊啊!快看!白白来了!]


[真的啊!白白来看龙哥直播,龙哥快点出个声啊!]


朱一龙去倒杯水的功夫,一回来,屏幕就被刷满了。
看着那个熟悉的ID送出的一个大大的毛猴,朱一龙忍不住就想出声怼他。


他们是被平台活动给捆绑上的。彼时,白宇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,从来懒得开摄像头,以为靠操作就能华山登顶。朱一龙的模糊截屏也没能迅速传遍全网,收货众多颜粉。白宇不清楚朱一龙是什么原因,反正他是手贱,点进了那啥七夕活动,然后莫名其妙就捆绑上了。他那时候为数不多的铁粉还同他抱怨,怎么回事啊?你怎么捆绑了一个宠物主播。一群人再点开对方直播间,完事哟,还是个养蚂蚁的,根本帮不了我们小白白涨人气好不好!


白宇倒是想得很开,绑就绑上了。于是乎就三天两头跑到对面直播间,送这个送那个。白宇谁呀?就算现在姑且算是个宅男,可高中大学,那可是无数少女心中的阿波罗,行走的撩妹机。


朱一龙总是被撩得束手无策,甚至想要不要和平台商量一下,提前结束捆绑。


但他想过这事的第二天,刚掏出手机,就瞧见白宇的直播视频上了首页。凭着好奇心点进去一看,屏幕上留着小胡子,笑得眼弯弯的人让他瞬间就愣住了。接下来一路看完了全程,甚至在结束时,手指不由自主擦过那张脸,又抖动着猛得收回,手机砸到地板上。
白宇是一时兴起,又被铁粉一再恳求,想着满足粉丝就开了摄像头。没想到一下子又收货了无数啊啊啊啊啊啊啊的粉丝。


嘛,嘿嘿,看来我还宝刀未老。


自从那天起,白宇就发现了点不对劲。宠物博主居然会正面回应自己的打撩了。哇哦!难不成这位老兄也是个颜控?


[龙哥养蚂蚁这么好,也来养养我这个宅男呗。我今天晚上饭又没着落了,哭(´;︵;`)。]


[好。]


下一秒,白宇的直播间就莫名其妙被打赏了一万。


吓得白宇当场就开私聊


[龙哥,这也太大手笔了吧,我吃饭用不了这么多钱。]


[平台会扣。]


[扣我也花不了这么多啊。]


[你用着。]


简单明了,说完就下线。剩下白宇一个人风中凌乱,这还真是财大气粗。


这么看?我被包养了?


很快白宇的粉丝也发现了这位金主爸爸。然后再进一步发现金主爸爸是龙哥的时候,顿时闹翻了天。


[哇,这是什么绝美爱情。]


[七夕活动之一不小心爱上你。]


[去去去,肯定是看我们白白长得好看才来的。]


[对!我们白白这么好看没有人不喜欢。]


[可是你们看。你们都在夸白白长得好看,只有龙哥在夸白白技术好呀。]


[我不管!这就是爱情!]


[可我们连龙哥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。。]


[管他是男是女,我要看脸才能知道他配不配得上小白!]


可怜的白宇看见自己的弹幕刷屏,但顾着游戏也看不太清,倒是他龙哥全记住了。


第二天,朱一龙破天荒开了麦。


他的直播间人数一向不多,还有几个是从白宇那摸过来了。本来开直播就是为了记录一下蚂蚁的生活,朱一龙从来没在镜头前出现过,一根手指头都没有。


“我觉得今天大家都挺开心的,光辉女郎也不自己躲在一边了。”


一只手探了出来,将掌心的碎花生撒进蚂蚁居住的透明箱子里。


“给大家加餐。”


[啊啊啊啊啊啊,有生之年!]


[不要拦着我,妈妈,我恋爱了。]


[这什么声音啊?低沉磁性,话尾还往上翘。我不管,他在撩我。]


[你们没注意到手吗?只有我一个人在舔手吗?呜呜呜,我爱小肉手]


接着,镜头一晃。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又恢复了原样。


“刚才不小心,调摄像头调错了,大家不要介意。”


[没事没事。]


[你声音好听,说什么都对。]


[不是!没有姐妹注意到吗?]


[我疯了。]


[我死了。]


[不是,什么呀,有没有人告诉我?]


[啊啊啊啊啊啊啊!]


[别拦着我!我要上他!]


[为什么养个蚂蚁这么好看啊!是不是养蚂蚁就能变好看啊。]


[哇Q_Q,我再也不说龙哥和白白不配了。他们就是天生一对吧!]


白宇是又过了几天才看见那张照片的。当时想法,可能并不能用文字表述。他只是打翻了饭盒,又差点把臭袜子丢进微波炉而已。


白宇战战兢兢等了老半天,也没看见朱一龙的私聊。


没有认出我吗?不应该啊。我明明没太多变化。


但这样也好,白宇自己也想不清楚怎么和朱一龙来个好友重逢,再抱头痛哭。


于是乎,仗着现实生活里接触不到。两个人互相在对方的直播间乱窜。


白宇还邀请过朱一龙一起开黑。


这次选的是一个丛林游戏,白宇挑了半天选择了老虎,慢腾腾得等着朱一龙选定。


看我们龙哥细皮嫩肉,温文儒雅的,白宇下意识就想让朱一龙选个小白兔。


没成想,对面突然跳出一只毛猴。


“龙哥?”


“对不起,不小心按错了。”


可这游戏没法改,白宇脑补了一下他龙哥那张脸安在毛猴的身上,想着想着就差点一口水喷出来。


“那就这样!进吧!”


“等等!”


朱一龙的第二个等字还没说完,白宇就按下了开始。


朱一龙在这一夜过去后就有了一个新的外号,猴哥。


哦~猴哥猴哥!你真了不得!


朱一龙先生,突然开始自闭。


和小白循序渐进的苟法不同,朱一龙就是一个字,刚!


甭管啥游戏,你看,冲在最前面的都是他。


“龙哥,你慢点。”


“没事,小白,这我解决。”


有那么一瞬间,白宇好像回到了初中的那个夏天。


他无缘无故被一群小混混堵在巷子里,正考虑要不要硬气一回拼个鱼死网破。就看见逆光的巷口,一个混混的肩膀结结实实挨了一棍子。


“小白!跑!”


白宇那时候刚看完大话西游不久,经典台词堆在脑子里,不用想就冒了出来。


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我知道有一天,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。


朱一龙穿着一身校服,踩着双粘了灰的白球鞋,拎着根拖把,来救白宇。


“小白!愣什么呢?那边有个怪!”


“哦哦。”


那天他们很狼狈,朱一龙的胳膊上结结实实被打紫了,白宇的脚一瘸一拐的,鼻子还流着血。


不敢回家,互相搀扶着坐在河岸边,把身上收拾干净,串通好说辞才一起回家。


而现在,他们很久没见过对方了。


不是虚拟网络上的视频和照片,而是活生生的,摸上去有温度,听得到心跳的看见。


明天晚上是一个机会,白宇不想错过。


朱一龙有些手足无措,他确实回家了,昨天刚刚到达H市,就接到父亲的电话。


“明天晚上叫了白叔一家吃饭,我们好久没聚了,正好你回来。”


朱一龙摸了摸自己脑后留长的头发,心一狠,就决定去剪了他。


直到套上那套绣有暗纹的黑色西装站到酒店门口,朱一龙才猛然发觉,他似乎是穿得过于正式了。


硬着头皮,绷着脸走进去,按下电梯按钮。门将要关上的一瞬间,外面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。


“等等!”


朱一龙下意识给按了开的按钮,等反应过来时,一身白的白宇就狠狠撞进他眼里。


他也穿得过分正式了。


头发被定型胶固定到脑后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白色的西装,白色的丝绸衬衫,白色的紧身裤。将他细瘦的腰身展现无疑。


他微微喘着气,两颊边泛起运动后的淡红,喉结滚动,领口的纽扣没系上,一滴汗淌进看不见的胸前。
犯规了。


“龙哥。”


白宇才发现朱一龙笔直得站在电梯里,他愣了一瞬急忙走进去,装作没有好久不见的样子打招呼。


“小白。”


可他们确实好久不见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话到了喉头压回去。


朱一龙的指甲被他啃光了,要不然现在,他的掌心可能要多出几个伤痕。


他想白宇,分开的六年里,无时无刻都在。自从第一次在梦中看见那青年微喘着打开身体后,他就知道,自己完了。


学业一结束,他打点好一切就飞回了国内。


可他找不到理由或者是借口,去看一看压在心底的男孩。


拔出他心底快要泛滥的杂草和陷进烂泥里的花。


直到那个莫名其妙的七夕活动。


等到逃出电梯,白宇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湿了。他抵挡不住朱一龙的眼睛,他知道的,只要一眼,就足以让自己放下所有防备,抛下一切,奋不顾身。


我从来都不会拒绝他。


两家的父母似乎还有联系,整个饭局上,朱一龙的表现都规规矩矩,端起的酒杯,脸上的微笑都恰到好处。


倒是白宇,手拿着筷子不知道该夹些什么。还要那个人把菜转到他面前,再低声询问他吃不吃。


这就好像,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。


家庭聚会,就是家长里短的闲聊。开始的快,结束的也快。


父母们约好回去搓麻将,剩下白宇和朱一龙两人,手里拿着脱下的西装,站在霓虹灯闪烁的大街上。


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
朱一龙抢先一步开口。


“可是,你喝酒了。”


“我们可以打的。”


白宇稀里糊涂就点了头,然后稀里糊涂上了一辆的士。


后座的窗户开着,风灌进来,吹乱了两个人的头发。
又是一言不发。


终于到了家门口,白宇掏出钥匙打开自己那个小公寓的门,进去再回过身,就看见了可怜巴巴的朱一龙。
他不说话,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白宇。


白宇的心霎时就飞到嗓子边,然后一下卡住,动弹不得。


“你要不然进来坐坐吧。”


白宇还没来得及收拾屋子,沙发上还有一两件脱下的家居服。


“有点乱,你不要在意。”


“没事,你以前屋子也这样。”


以前,终于还是提到了以前。


朱一龙坐在沙发上,等着白宇给他泡一杯茶。


白宇单身,这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事。朱一龙不想再等了,有些事情,必须要有个结果。


“小白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白宇的头发被他自己又抓了回来,软软得贴在额头上。手里端过来一杯茶。


“我是那个一条龙。”


“嘿嘿,我知道。龙哥什么时候养蚂蚁了?”


“在国外养的。”


白宇看开了,逃不过去。也觉得朱一龙直接敞开说话,笑嘻嘻得就上去打趣。


“龙哥在国外有没有给我带个嫂子回来啊?”


白宇装作不经意,抬起的手擦过朱一龙颈边。


如果朱一龙说有,那他就祝福。如果说没有,那他,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
白宇其实喜欢朱一龙。说不清楚是在哪个瞬间,就觉得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顺眼了,哪哪都好,一颗心上了马达,看见他就止不住得狂跳。


但他从来没想过表白。


这条路太难了,朱一龙成绩又好,长得还好看,出国留学完回来肯定能功成名就。他又何必去当一颗绊脚石。


我不想他和我一起走,我一个人,痛着也行,伤了也不怕,只要看他一眼就又活过来了。他和我走,我护不住他怎么办?


“没有。”


“那你可要抓紧了。”


“你呢?”


朱一龙转过头,透着氤氲起的白雾,问白宇。


“我这样的宅男怎么可能有女朋友嘛。龙哥你真是的。”


白宇又要起身去把水壶拿过来,手腕就被一下攥住,下一秒,整个人栽倒在朱一龙怀里。


熟悉的松香混着说不明的冷气吸进鼻子,白宇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
“龙,龙哥?”


“我们都没有女朋友。”


“是,是啊。”


朱一龙轻轻摸过白宇的头发,低下头,凑到他耳边。


“那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。”


白宇不说话了。


良久,才撑着沙发把自己从朱一龙怀里抽开。


脸上的笑没到眼底,弯了一下又平下去。


“龙哥,我已经不小了。你不要开玩笑。”


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
“我跟你说过的每一句话,都是真的。”


白宇看着男人的眼睛,觉得自己又要被吸进去。


“小白,你不要怕。”


朱一龙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


“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。”


“那爸妈怎么办?”


朱一龙顿了一下


“我不怕我会怎么样,也不怕别人说什么。但这”


“我和我母亲谈过了。”


“什么!”


白宇一瞬间瞪大了眼


“他们今天打麻将的时候应该就会和你父母说。我相信,阿姨叔叔也绝对不会是不讲理的人。”


“我们可以把父母都接到国外住。我想了六年,拼了六年,我没有退路了。”


朱一龙抓着白宇的手,就像抓着救命的药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?”


白宇的手有些哆嗦


“小白你忘了?你也从来就没骗到过我。”


今天的月亮很圆。


白宇突然卸了一身的力气,不想逃了。他像是又重新加满了油,眯起眼睛去戳朱一龙有些眼纹的眼尾。


“那说好了啊。”


“这次,你得带我走。”

55555好爱太太的图

Hiraki_Z:

【你送我回家吧,家里有药】

沈老师!教师节快乐!什么时候下课啊,云澜等你回家!

突然想到这段又去看了遍,有巍巍照顾的澜澜真好啊


继续收图 cr lof

存图 cr微博

存个图 都是微博太太那儿来的

存图 图源微博乐乎 侵删

存图